聯系我們

電話: 010-85693631
傳真: 010-85693631
郵箱: zgycxyjs@126.com
所址: 北京市朝陽區日壇國際貿易中心A座1018室
郵編: 101100
王治國:淺談國家發展戰略的實施與目標的實現
2013-06-08


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顧問、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 王治國 
(注:此稿來自錄音整理,請酌情使用)


非常高興來海南博鰲參加第七屆中國杰出管理者年會。我今天想談一談學習十八大文件的一些體會,很粗淺。 
中共十八大的召開提出了三個今后我國發展的目標。第一,那就是到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時候,要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第二,新中國成立100年的時候,要建設成為一個富強文明和諧的現代化國家。第三,就是要在前兩項的基礎上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同時,在十八大報告當中也提出了作為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人所面臨的新的任務,那就是除了建成小康社會還要完成祖國統一的大業。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那么這幾項目標和任務是中國人民百年以來的夢想,特別是自1840年以來,我們無數的先烈仁人志士,為之努力奮斗要實現的夢想。當然,在十八大的報告當中,也對實現我們所提出的這樣一個宏偉目標應當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提出了很多關于實現目標和任務的戰略決策。比如說科教興國的戰略,可持續發展的戰略和人才發展的戰略,等等。這些戰略的提出甚至制定的一些具體的舉措,都為實現我們的目標,實現完成我們的任務而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措施。
    當然,在十八大政治報告當中,也對我們當前的國內國際形勢進行了深刻的分析。那就是我們當前在什么樣的基礎上,在什么樣的國力的基礎上來提出這三項目標和三項任務,那就是三個不變。
    第一,就是我們的基本國情沒有變,就是我們仍然處在一個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
    第二個,就是我們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生活需要與多長我們的生產力之間的矛盾仍然沒有變。
    第三個,我們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國際地位沒有變。
    同時,我們仍然面臨著很多的困難和問題。隨著我們經濟的快速發展,隨著國際形勢變化,這些矛盾問題在資本主義社會上百年甚至更長時間所暴露出的問題,我們一下子在三十幾年甚至十幾年得到了凸顯。這些矛盾開始一個個的暴露出來。這些矛盾突出表現在哪一個方面呢,因為我今天講的主要是比較提綱性的。
    第一點產業結構和發展方式的轉變。由于過去我們片面的理解了鄧小平同志提出的“發展才是硬道理”,我們在資源、能源方面消耗的太大,破壞也比較嚴重。我們現在是世界二氧化碳、氮化物、二氧化硫、粉塵排放、空氣的污染在世界前一兩名。我們的單位GDP能源消耗是世界上浪費最嚴重的國家。甚至我們是人家的幾倍甚至十幾倍。我們每年消耗的煤炭是37億噸,我們是挖煤不止,流血犧牲,前赴后繼為了解決我們的能源平衡問題,我們非常痛心的每隔幾天就有一個礦難發生。迫之無奈,經濟要發展,能源需要供給,是經濟活動工業發展的血脈,必須要這樣挖下去,常說愚公挖山不止,現在我們是挖煤不止。
    我們石油原來完全是自給自足而有余,我們的煤炭也是這樣。我們過去出口,我們最好的優質煤賣到日本。“肥水快流”到日本,日本大量的收購、買中國的好煤松木,結果日本買去以后沉入海底,以備后用,包括我們的稀土資源。
    我們的資源賣到國外,流給我們自己的是污染,危害子孫,我們是吃祖宗的飯,造子孫的孽,禍害當代活著的人們。當然我說的稍微嚴重一點。我們現在哪里能夠去看到這純天然、沒污染的食品和食物呢,很難找到。那么說西藏,喜馬拉雅山現在登山隊也很多,帶去很多的垃圾污染物。這就是給我們一個警示,靠消耗資源,浪費資源,不但我們消耗,我們還有很多是浪費的。今天我們社會常常是反貪污,當然這個貪污犯是前赴后繼,是殺不盡,斬不絕。但是我們的浪費比貪污要嚴重的多的多,它產生的社會的價值而不是幾百億幾千億,甚至是我們管理上的問題,談到管理科學,再大的管理莫過于國家的管理。
    第二點,那就是我們的文化。我們現在既要有實力,也要有軟實力。軟實力在某種程度上甚至超過我們的硬實力。而我們過去認為建設一個國家首先是靠工業,靠資源靠能源。當然今后還需要依靠,但是單一的這種形勢應當改變。過去我們主要靠投資、出口、消費。結果我們重點的放在出口。現在國際貿易摩擦不斷,西方聯手用貿易壁壘來限制我們出口。沒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說你中國是搞計劃經濟,封閉僵化,不公平。而我們現在加入世貿以后反而他關閉了。我剛剛從美國回來,在紐約參加一個論壇。我談到我說我們中國人總不能總吃你們美國人轉基因食品吧。至于基因食品你們美國人一個記者寫的一本書《糧食的戰爭》第一代吃了沒問題,第二代、第三代身子可以潰爛。叫做無槍聲無硝煙的戰爭就是糧食的戰爭。糧食的戰爭其中就是轉基因食品。當然這個科學家可以進一步去討論。
    我看到美國的一個新聞記者跟蹤了二十多年關于轉基因食品,他寫了一本書《糧食戰爭》大家可以看看。
    那么你高技術不賣給我們。比如說軍工產品,你們以國家的名義,以國家的利益。難道中國就沒有國家的利益嗎,沒有國家的安全嗎,你拿中國人來做實驗嗎。當時我問紐約一個政府的副市長。我希望你回答我的問題,但你不回答這個問題我也理解你的難處。他最后笑一笑,你提的問題非常重要,這是之所以制約我們中美兩國貿易當中的一個重要的問題,需要上層溝通。這是國際環境和我們需要面臨的問題。
    第三點,奇談怪論、歪理邪說困擾我們。中國的威脅論,中國的這個那個。我認為誠惶誠恐。現在美國對我們中國每一個發展他都小心翼翼十分謹慎,組織人馬進行研究。它感到自己的日子不好過了,受到威脅了。對我們來講,我認為既是壞事也是好事。當年誰能瞧得起中國啊。八國聯軍進北京,一直到1949年甚至新中國成立,他們也不甘心,把新中國扼殺在搖籃里。現在看著中國突然間十幾年發展這么迅速給它一個驚訝一個驚奇。它多疑癥、多恐癥、并發癥都出現了。過去叫做敵視,后來藐視,到最后小視。說中國你再怎么發展,這窮成這個樣子還會發展成什么樣。沒有當回事,結果忽然一下子幾十年,三十年我們發展的這么快。它現在不得不高度重視。由敵視、藐視、小視,不得不高度重視。我用美國的視角來看中國。我認為這個說明我們中國在日益成熟,日益壯大,日益發展,在國際的影響力日益在提升。
    美國有一位安全事務顧問叫布爾金斯基(音),考察中國寫了一本書,關于美國的戰略,談談美國的社會與區域政治。新華書店剛剛出版了這本書,他寫美國的衰落是必然的,中國的興起也是必然的,是早一天晚一天的問題。美國存在的體制、制度、文化,還有黨派之爭難以調和,促成美國必然衰敗的內在的因素。中國的崛起這是歷史的必然,其實談到這個問題啊,大家只要看一看歷史,大國的興衰,實際在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結束的前夕,1943年開羅布斯坦·羅斯福就預言,中國將來是亞洲的甚至是東方的一個新興的大國。他要中國做好準備接管日本,而且要把琉球群島,十次向蔣介石提出要交還中國來進行管理。當然蔣介石當時有種種的考慮,內憂外患。他考慮還是我們共同來管理。最后一次羅斯福認為中國對此事不積極,何況什么釣魚島之類的。那個時候羅斯福就看到,以及他后來的國務卿,專門有一段話描述當時那個過程。甚至要求我們派一個軍去到日本以及琉球群島,當然包括釣魚島。由于忙于打內戰,蔣介石把這個軍掉到沂蒙山區,結果被我們連軍長都擊斃了。
    我講這段歷史,就是我們中國的發展到現在也引起了西方一些國家,一些政治家、戰略家高度重視。當然我們這個發展后面不再講,也不是近三十年有人把它隔離開了。認為前三十年是僵化的、封閉的。后三十年是改革的、開放的。就像人吃飯一樣,吃了三個饅頭吃飽了,最后夸獎獎勵的都是第三個饅頭。把前兩個饅頭否定的一無是處,我認為這是片面的,缺乏哲學的思維。
    前三十年我們國民經濟的總量發展是速度11.2%,一直到1976年,年平均GDP增長11.2%,大家可以查國家公開發布的統一資料。我們的經濟總量,我們還多余和等于日本。日本超過我們是1976年,到1950年我國的經濟總量還是日本的1.4倍。因此中國的發展不但使我們的人民群眾摸的到,看的到,享受的到。同時也使外國人重新認識當下的中國的發展,社會的進步。這是我講的第三點,就是說國際上對我們中國經濟發展所引起的重視。當然我們也面臨著還有其他的一些問題,主要是三個不。不可持續發展,不平衡、不協調。我認為這三個不在十八大里頭,對我們當前的經濟、社會文化做了深刻的分析,談到這三個不。
    不可持續我不多講了,如果咱們這樣下去,地球所有的煤供給中國都不夠用。我們現在石油以耗費53%還要多。現在石油安全我們費了多大的力氣,通過“馬六海峽”通過石油占到進口的百分之六七十。一旦有問題,卡住了我們供應的血脈,我們就要癱瘓,就要得“供氧不足”。所以說國家千方百計的研究這種戰略措施。當然正在實施。
    資源我們也不是可持續,我們現在大家用的紙隨便一丟掉,我們幾乎99%是靠進口,甚至外國垃圾的紙張我們都進口。我們森林不能再砍伐了,留給我們的世界哪有幾個綠地和藍天啊,凈水啊。所有的江河都有污染。就可能從喜馬拉雅山流出的雅魯藏布江,那個地方可能污染沒有。
    至于不和諧,這種事太多了,企業和政府不和諧,部門之間不和諧,老百姓當中,社會群體好多這種問題,我就不多講了,說的太多,有點不合時宜。因為我在職的時候,見的少,看的少,知道的也好。退下來以后,看不到的我能看到,聽不到的我能聽到了,去不了的地我能去到了。
    直到現在我們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腐敗文化,現在腐敗已經成為一種文化盛行。
    我舉一個例子。咱們在座70歲以上的人大家都懂,大家說有個男女關系,這個人臭的不得了,沒人去背后點雞鳴鼓,品質不好,家庭美德不好,不要談你這個公共道德了,職業道德了。寧可犯政治錯誤,也不犯生活錯誤。現在帶一個小秘是榮耀啊,政府官員說沒有一個兩個你是一個窩囊費。公開的帶一個小情人,開著你的車子,戴著你的票子,領著你的妹子,這種腐敗文化腐蝕了多少人,不要認為我們現在反對西化,反對分化,反對腐化我們就純潔了。
   這就影響我們總的戰略目標和我們任務的實施。中央規劃的很好,這些問題不解決,組織上的問題不純潔,實現你的目標和任務,甚至戰略思想是很難的。習近平最近講幾次話給你們印象很好,我不過多去評論,看實踐,我相信實踐,他說的一定會實現,他講話大家注意了沒有,既肯定了我們現在,也懇求我們的過去,既肯定了建國六十年,前三十年的成就,又肯定了我們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成就。對于我們未來講了,引用了毛澤東的三句詩。總共是引用了四句詩,一句是李白的詩。
    第一句詩,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第二句,人間正道是滄桑。
    第三句,東方欲曉, 莫道君行早。
    還有一句李白的詩,最近一些舉措對懲治貪腐,關心老區等等,這些都是良好的開端,大量靠今后的實踐。
    那么我談到上面兩個問題,我說概念性的,第一個就是我們的目標和任務。
    第二個我們的問題和出路。
    第三個我要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和建成一個現代化的國家應當注意一些戰略問題。比如方才講管理,管理莫大于 對國家的管理。正由于企業、地區,都服從于國家整個的管理的走勢和方向。
    第一個你必須有非常繁榮的經濟,發展的經濟。發展的經濟怎么來,當然首先靠國內,生產水平的提高,任何一個大國的崛起,大家看一看歷史。都會挑戰于當代世界的秩序,甚至原來的游戲規則。世界上有幾個國家引領過世界的發展的操作,成為世界的強國,世界的大國。第一個就是葡萄牙,自1500年以來葡萄牙第一個靠的是海洋強國。一個小小的國家,中國的領土太多,第二個是葡萄牙。第三個是英國,日不落帝國。第四個是美國。這幾個國家它的發展與興起,靠掠奪戰爭起來的。葡萄牙強大的艦隊。第二英國,英國既靠侵略又靠它的經濟發展。蒸汽機的發現礦山的開采,鐵路的運營。
    最后一個興起,英國引領世界從十八世紀到十九世紀,特別是十九世紀末,1895年才有美國取代英國。當時他們的經濟總量,英國占世界的50%,他的煤油消耗量占世界的53%,原棉占50%。它的GDP總量占世界的一半。咱們說的近一點,再一個是美國自1895年以來,它建國是1776年,經過119年的拼搏,它成為二十世紀強國、大國。它最高GDP占到世界的三分之一。近年來衰敗仍然居于世界經濟總量的第一位。因為這個數據來之前我沒有查到,達20%,有時候16%。反正它是第一。我們中國第二。我們就是按照今年年底預測我們是大約8.5萬億美元。日本可以達到58000億美元,德國34000億美元。美國15萬億美元。它靠的是什么呢,一個是靠科技,第二靠戰爭。它自建國以來1776年一直到去年,它在全世界發動的戰爭和參與的戰爭是108起,最多在海外建立軍事基地1100多個。去年也由于它財政的懸崖和經濟危機,它不得不縮減為666處。平均1.8年它打一場戰爭。
    我們在座的大家都知道,遠的不用說,越南戰爭就不要說了,近年來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陣,你的也是他的我是我的,你的也是他的,掠奪,包括日本,不但掠奪燒殺我們的財產,而且掠奪我們的資源,連承德避暑山莊上那個鐵塔頂尖上的鎦金它都刮走。
    特別是日本,日本戰后它一個《和平憲法》,在戰后他夾著尾巴做人,其中重要的原因大家不知道,他從中國掠走了上千噸的黃金,是為他復興,第一桶金是從中國盜走了。現在文物就不用說了,現在我們最珍貴的文物現在在日本,王羲之的字帖都在日本,中國還沒有。我就舉這個例子。
    因此,中國要崛起真正成為一個世界大國和強國,我們現在叫大國,而不是強國,我們靠我們的血汗錢,賺來的錢存到美國的銀行,不斷的在貶值,美國別的不衰退,印鈔機是日夜忙著加班加點,它是可持續發展。使你其他幣值貶值。利用它最結算的貨幣,這也是一種無槍聲的掠奪。我們應當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
    我們中國歷史上成為所謂的大國的時代,雖然和帝國主義不同,但是仗也沒少打,大家可以翻翻歷史。我們最好的時代,宋代包括大興帝國,我們的經濟總量,居于世界占總量的33.3%。到1820年我們是經濟總量占到全球的28.2%,比后三名印度、法國、英國,他們加在一起26.6%還要多1.8個百分點。你必須居于世界經濟引領的地位,你的經濟總量必須居于世界的總強烈,你才能夠稱之為大國、強國。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文化。美國有很多文化,可以甚至說引領世界文化,包括它的價值觀等等影響世界,也影響中國。自由、民主、平等和資本主義的價值觀,甚至包括戰爭文化,它不打仗就覺得不舒服,總得找一個假想敵來和你對陣博弈。假想敵俄羅斯蘇聯,1991年垮了,東歐也垮了,現在找不到了。現在我個人得看法,中國就是他的假想敵。它現在所有的部署圓形的,有人說已經是圓形的了,有的人是半月形的。我們必須高度的警惕。不要認為我們處在和平時期,我們可以高枕無憂了,一心一意搞建設,一心一意謀發展。但是要看虎狼在前不可長眠。
    帝國主義就是戰爭,列寧有深刻的分析,有人說馬列主義不時髦了,大家分析分析,資本主義的本質就是掠奪和壟斷。分析分析當前我們經濟形勢,大家都可以找到答案。
    那么我們中國的文化,近幾年來,再追朔三十年來,比較混亂。這在十八大里的報告做了深刻分析。信仰缺失,宗旨意識淡薄,大家可以看看十八大的報告,這句話我認為在我們黨的文件,我第一次聽到胡耀邦在人大會議上講腐敗。我說耀邦你怎么講我們的共產黨怎么就腐敗了。要是萬元就不多了,現在何止,有多少個萬元。
    因此美國的文化、西方的文化。我們一再講我們不能西化,不能分化,也不能腐化。現在實際上我們既有被西化、分化,更有嚴重的腐化。而且這和我們的文化有直接關系,你說富了這些問題就沒了,我說富了反而越來越重了。富了不一定有文化,有先進文化窮也會變富,你的文化落后,文化的腐朽、腐敗,你富強的國家也會衰敗,美國就是這個例子,開始這是美國人講的。布爾金斯基(音)講,我看到北京機場和上海機場,回去我看華盛頓的機場和紐約的機場,非常慚愧非常尷尬。那是是第一世界發達國家,我們成為第三世界。我剛剛從紐約回來,確實三十年前就是那個樣子,二十年前去還是那個樣子,我最近去還是那個樣子。只有紐約丟掉兩個大樓,世貿兩所大樓,那是拉登做的一件事,現在又蓋起來兩棟樓。
    我們中國本來有很好的傳統的文化,老子、孔子、孫子,現在我們都變成出口轉內銷了,國內不再怎么用了,梅德韋杰夫在世界經濟論壇會上講了引用孔子的話。他講的就是我們要用孔子的思想解決我們當前的金融危機。就是過于壟斷了過于斂財了,特別是一些銀行金融業。
    還有一個潘基文講到為人之道,圣人之道,他說我要學習中國的孔子,要做為人之道,不謀私利。
    美國的學者、英國的學者,德國的學者都講要用老子的思想人與自然和諧,天人合一,重視自然,稱中國的哲學家、思想家,而我們現在有誰來提老子。
    至于講孔子,現在一陣風,全世界有120多所孔子學院。孔子是為誰服務的。那么叫做寧可使之,不可由之,唯女人與小人也,三綱五常,君臣。當然了教育思想,只能說它是一個教育家。當年毛澤東批林批孔有過頭之處,也借古觸今的問題。但是我認為主導思想我是同意他的觀點的。
    前一階段天安門前立了一個孔子像,幾米高,孔子是坐南朝北,左眼瞪著天安門前的那個毛澤東的畫像,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是坐北朝南,左眼瞪著孔子,這個社會能和諧嗎。究竟我們信什么,姓什么,我們姓社,信什么,大家都可以談談,究竟信什么。道教也好,佛教也好,邪教也好,當然也許有不同的信仰,但是作為一個民族必須有自己的信仰,必須有自己的崇拜的領軍人物,文化的巨人。或者講這是文化,我們現在文化這種成績我就不多說了,十八大都充分肯定了,大家回去看十八大都有,大繁榮大發展,但是沒有講到我們大破壞。北京光推掉歷史文物,再擴建,全國就是兩萬六千處。不勝美景。中華民族自己老的東西沒有好好的傳承下來,沒有保存下來,新的東西又否定,我認為其中一個毛澤東,大家看一看歷史上林彪文化大革命說一句話當然有他的目的,但是從客觀我是贊同的。中國幾百年上千年就出了一個。結果我們現在,前一段時間是不是否定的過頭了,否定文化大革命否定過去,否定過頭了,而且用了一個否定級先鋒當了我們國家的領導,甚至高層的領導,高級領導,不但在中國講,還到國外去講。郁達夫早年就講了,如果一個民族沒有自己一個精神領袖是生物之群,如果一個國家沒有值得尊敬尊重擁護的領袖是一個生物之幫。現在外國反倒研究毛澤東熱了,因為我參加歐洲一個論壇,尼克松當年來中國膽戰心驚,不是怕毛澤東有什么強大的軍事力量,雄厚的經濟基礎,而是對他的人格戰戰巍巍去跟毛澤東談話。跟毛澤東要談問題的時候,我們談哲學問題,經濟問題找我們總理。
    在延安的窯洞里,油燈下寫出了日本帝國主義及其一些反動派都是紙老虎,我們一定要把日本的帝國主義打出中國去建立新中國,舉起你的雙手迎接新中國的誕生吧,何等氣魄啊。
    現在說都不敢說,那時候小米家不香,小米在南泥灣三不九里還在種著呢,鐮刀還沒有打出來呢。靠的是什么文化力量。咱們有一位搞音樂的,當時我們唱《大刀進行曲》《義勇軍進行曲》,我們唱《黃河大合唱》,靠的是這個。死都不怕難道怕什么困難,最后不是我們打敗日本帝國主義,你要按照裝備來講,我們現在早就下去不知道哭了多少腸淚,槍一響,像臺灣的精神,槍一響褲子都尿了。
    說富了有了武器了人不行,一樣。現在我們缺的是這種,我們一再講三個代表,先進文化,另外我們的浮躁這種文化,浮淺、浮躁,三俗、低俗、庸俗、媚俗盛行。腐敗文化更為盛行。我舉個例子過去甚至領導都知道堂而皇之的,這種時髦,就像昨天報道吃魚翅,明明知道假魚翅還要幾千塊錢還去買,死要面子。這是文化。我認為必須一個強大的國家一個民族的復興,必須有自己的先進文化,自己的精神領袖,自己值得崇拜的理論大家。我認為自1940年,中國只有三個稱得上文學的大家,或者說文化的自覺自信的大家,那就是毛澤東、孫中山和魯迅。我就不多談了。
    最后一點,必須有強大的軍事力量。我們的原子彈、氫彈是在什么情況下制造的,因為當時我在中國科學院工作,國家給工資,中國是勒緊了褲腰帶啊,1960年我們餓死了多少人啊,多少人挨餓啊,在座很多人都經過。不要說吃饅頭吃魚翅,見到一個坑,樹皮都是好東西。那種情況下,占我們GDP總量的2.6%,拿出錢呢。中國記者說你中國這么窮,你有什么力量美國有原子彈,陳毅一拍桌,老子就等你來,現在怎么還不來,我頭發都等白了。我就是賣了褲子,當了襖,我要發展我們的尖端技術,這才叫有氣魄,有志氣,中國人的志氣,那叫稱職的中國的外長,中國的元帥。外國很驚訝,果然毛主席說搞原子彈那個東西,我看有十年八年就可以搞。1978年我們就爆炸了,赫魯曉夫(音)下臺了。
    如果我們現在沒有原子彈、導彈、氫彈,原來的軍事裝備,現在想搞,美國早把我們拍的不知道哪里去了,也可能在喜馬拉雅山底下。我們現在說話底氣足。
    毛澤東有人說為什么去幫著朝鮮打那場仗,我們死傷那么多人。大家不知道因為我是東北人,那時候美國的飛機美國的細菌都仍到黑龍江吉林、延吉、吉安、安東。五大郎服毒你吃也死,不吃也死,就是對著你中國來的。
    那么我講必須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當然我們不能再靠過去,再拿小米加步槍,人家是飛機、大刀、長毛。我們要考慮人,戰爭也要考慮人,人是最寶貴的。我們現在有這個實力,有這個力量。當然有一段時間,我們忙于建設,認為天下太平了,可所謂波黑一場大使館的爆炸我們才如夢方醒。才開始,現在我們的軍事,我們的科技整體不如你,但是現在的戰爭是不對稱的戰爭,也可能我有一樣置于你死地,可能你有一百樣能打傷我。
    最后一點科技,任何一個民族的復興,任何一個大國的形成,必須有它在世界領先的一個科技的成果應用產業化。英國不用說了蒸汽機,美國的電器,后來日本,利用了日本的科學,美國的技術,日本的產業也借鑒了先進的國外的技術,當然也包括管理。中國今后要發展,必須在科技領域里頭有自己的自主的知識產權,像嫦娥奔月,導彈氫彈,以及我們深海技術,和我們一些重要的軍事裝備。我想有可能今后我們在能源里頭,特別是新能源有新的突破。
    大家沒有注意我們報紙有一個報道,受控熱赫反映我們控制在30秒。當年我在科技部門工作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引進蘇聯的托克馬科(音),受控熱赫裝置是我們最好的時候,達到0.3秒,那時候已經居于世界領先地步,我們現在達到30秒,相當把原子彈爆炸產生的巨大能量,把它儲存起來,然后逐步的釋放出來。它的原料,就是海水,海水我們是取之不竭,用之不盡。如果我們能夠把這項,就是講把人類的能源帶來革命性的變化。
    還有其他,比如過去我們的激光技術,我們的激光技術,過去我們是世界領先的,我說這個年份是1969年,美國用激光打靶才打到1.2公里,我們是1.6公里,現在遠遠超過這個數據了。在比如我們深海技術,大家不要認為那個7600米深的海底探測,小視于它,我們進軍于藍色海洋深海是最重要的探索。再比如我們的航空技術,說穿了,在某些領域我們并不比美俄差,甚至在某些方面,我們超過于它,我們不要求全面超過,就像打仗,我用尖兵,不一定大家都起步走,也可能我一個尖刀,一個單方面突入,因為我講,能夠構成一個民族的復興,成為直接的大國,必須具備這五個方面,經濟、文化、軍事、科技,這幾個方面。

    那么我想,只要我們中央十八大報告最后講的,不折騰、不懈怠,三個不。我們的目標就一定能夠實現。今天我就講這么多,也沒有稿子,沒照稿子念,我倒有個稿子,也可能有不對的地方,不準確的地方,希望大家批評指正,祝我們的大會能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院所鏈接

辽宁福利彩票-安全购彩 肥东县 | 福清市 | 古浪县 | 普定县 | 乐至县 | 志丹县 | 兴业县 | 乐陵市 | 镇雄县 | 泸州市 | 庄浪县 | 洱源县 | 蓬安县 | 新宁县 | 通江县 | 南靖县 | 弥渡县 | 齐齐哈尔市 | 无极县 | 哈密市 | 图木舒克市 | 农安县 |